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曰蛮氏 >正文

夏日情殇

时间2020-09-16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初识

  炎炎夏日,阳光透过树影,斑斑驳驳地映在地上,照亮了我的世界,还有那张纯洁、羞涩的笑脸。

  那一年,我19岁,她18岁。

  花一般的年纪,如溪水一般纯净的我们,在夏日相遇。不知为何,我和她特别投缘,只是一段“我是夏浮尘”“我是简洁”的对话,我们成了最好的闺蜜,成了一生相伴的朋友。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有人说:前世的几百次相遇,换得今生的一次回眸。有些人在第一眼就知道,我们是一生的知己。那一刻,我第一次知道:缘分是这样奇妙。

  我们俩都是外省市的,大学都没毕业,文化程度并不高,为了生计,我们来到了上海,开始我们心中的梦想之旅。可是年少的我们太无知,永远都不了解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工作一次次与我们失之交臂,梦想变得遥不可及,失落排山倒海地向我们袭来。

  简洁,如她的名字一般简单而纯洁,那张笑颜仿佛可以点亮全世界。每次失意时,她总是含着泪,轻轻地叫一声:“夏姐。”却倔强地不肯让它滑下。过了一会儿,青涩的脸上又是熟悉的笑容。

  那一天,我们找到了工作,在一家火锅店当服务员,尽管收入微薄,但对于贫穷惯了的我们来说,这就是一种。那天,我们第一次走进KTV,点了两瓶啤酒,痛痛快快地唱了三个小时。简洁并不会喝酒,刚喝一口,就被呛出了眼泪,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她长得并不漂亮,有点微圆的面容顶多算是清秀,160的个子也并不出挑,但是那份未加雕琢的天然和灵气却让人眼前一亮。自从她叫我夏姐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守住她的那份纯真。

  2、工作

  第一天开始我们的工作,说实话,并不顺利。我们是外地的,又年轻,店里的老员工对我们总抱着一种淡淡的不屑,总是把最重最累的活留给我们,第一天上班就手忙脚乱的,实在不知怎么办是好。时光对于有些人来说而漫长,对于我们来说却是忙碌而珍贵,在23点之前,我们终于到达了我们合租的小窝。

  这间小屋并不大,只够摆下两站床,一个柜子,还有两把治疗癫痫病的有效方法椅子,还有一间小得可怜的浴室。墙壁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微黄,还有淡淡的霉斑,但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这里就是天堂,是我们唯一可以安身的地方。

  洗尽一身的疲惫,将自己重重地甩上床,立刻沉沉地进入了梦乡,这一刻什么都不想再想了,只知道我们有了一个安身的地方,睡梦中,嘴角还扬着甜甜的微笑。

  接下来的几天,工作依旧忙碌,但和同事们的关系好了不少,倒也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同样是给人到共谋生计的,只是他们开始不大适应罢了。没有了同事的刁难,工作上轻松了不少。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经理看简洁的目光不太正常,像是饿狼掠夺时的眼神。但我还是傻傻地催眠自己,人性总是好的,人总是善良的,直到那一天,经理把简洁叫进了办公室,我的右眼开始跳个不停,我本身就有点迷信,总是感觉心里不踏实,“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刹那间刺痛了我的心,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一把拽开了正要扒简洁衣服的经理,看着那张道貌岸的面孔,心里一阵反胃,在那一刻,我看到了社会上最深处的丑陋。 “干什么,不想干了!告诉你,要么当没看见,明天我给你升职,要不然......”看着他一副我是老大的神情,看着那张令人作呕的丑陋面容,我突然间想大声地笑,笑这个世界的可悲,笑这个姑且叫做人的东西,它的价值在哪里?就是“经理”这个职位吗?回头望着简洁那张原本应该充满笑容,如今却是满脸的惊恐的脸颊,一种愤怒油然而生,难道贫穷是我们的错吗?难道贫穷就应该受人欺辱,任人鱼肉吗?贫穷是这个社会的错,我们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工作,为什么社会如此不公?愤怒像一把干柴,烧光了我的理智,我抓起一个酒瓶,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向他砸去,砰的一声,鲜血从头上流下,我去毫不后悔,轻轻牵起简洁的手,潇洒地走出了大门。

  夏季的末尾了,阳光依旧毒辣,但我却毫不畏惧地迎上它,没有人直到,只有我,那个曾经纯洁到几乎傻的女孩变了,变得成熟、坚韧,现实了。

  呵,岁月如梭,算算我也快20了,该长大了。

  3、失眠

  回到我们的小窝,简洁什么都没说,只是慢慢走进了浴室,好久好邯郸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里久,都没有出来,久到令我害怕。我慢慢踱步走向浴室,门开了,吓了我一跳,长发遮住了她的双眸,也掩盖了她的内心,她闷闷地说:“贫穷有错吗,是我们的错吗?”我愣了一下,却无法回答,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无声地走到床边,用被子蒙着头,被子下传来了她小声的抽噎声。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简洁哭,那张阳光纯洁的脸庞呢?从这一刻起,她变了,但却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守护住她那份纯真,会吗?

  一夜无眠......

  简洁的哭声没有停过,那如孩童般略带委屈的抽噎像根根细针,刺痛了我的心,搅乱了我的思绪。

  贫穷本身没错,但身处这样的社会中,这就是我们永远低人一等的原因。那一张张人民币,是天使,亦是恶魔。它给予人们社会上的资本,却又在无形中掠夺了身为人最基本的善良和本真。就如同那染缸中的白绢,终究逃脱不了被污染的命运,只是看被污染的面积有多大罢了。

  夜,在继续,夏日的暖风却无法温暖两颗受伤的心......

  4、分别

  那夜后,我们重新调整,再次起航,找了一家女老板开的火锅店,由于以前的经验,活儿倒是不太累,收入也渐渐往上涨。看上去,仿佛一切都上了轨道。炎热的夏季过去了,是否苦难也随之而去了呢?

  四年了,春去秋来,转眼间又是夏季,那个热烈绽放的季节。

  我刚结了婚还不到半年,由于丈夫工作的原因,我们要搬到别的区去了,可我怎么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向简洁坦白,一方面是我开不了这个口,另一方面简洁最近老是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夏姐!”说曹操,曹操就到,一转眼就看到那张依旧灿烂的面容,旁边还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我先是一愣,然后大概也明白什么了,“这是......”我只好装傻,开了口,简洁的脸微红,像蚊子一样说:“夏姐,这是我男朋友。”我抱着嫁女儿的心态开始仔细审视这个男人,身材有些偏瘦,衣服穿得十分整齐,看上去老老实实,总体印象还不错。稍微聊了几句,我就以有事为由,先走了,走之前给简洁使了个眼色。

  刚踏进我癫痫治疗需要做手术吗?们的小屋,简洁也随后进来了。“夏姐,怎么样?”“认识还不错,挺老实的,你嫁过去不会受欺负,可是他工作的地方有点远啊!”她默默地低下头,我以为她要哭了,谁知她弱弱地低喃了一句:“我就喜好他啊!”是啊,那个处处以我唯命是从的女孩该长大了,难道我要一生替她决定吗?他该走自己的路了,正如我,已不能在守护她了。“你自己决定就好了,的路还是要自己走的。跟你说个事儿,那个......我和你姐夫要搬到别的区了,工作原因,也是没办法的事......”还没等我说完,她猛地扑到我身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怎么也劝不住。

  又是夏天,还记得相遇是那个夏天,那张灿烂而纯洁的脸,如今已经要嫁人了。几分淡淡的不舍,长姐如母,我慢慢扶着简洁走向红毯的那一头,从今以后,要由那个笑得灿烂的那人来守候他了。“小严,交给你了。”我强忍着泪水,用微笑为她新的人生祝祷。

  从今以后,是否我们能够雨过天晴呢?

  5、霹雳

  离开简洁,我了好几个月才从新振作起来。不知为何,我内心深处对饭店总有一种抗拒感,于是我选择了一家小公司,从头开始。而简洁却依旧在饭店中工作,对于这点,实在说不出什么反驳的,但心里总觉得不安,也不知这不安来自何处。

  岁月总是飞逝的,我的女儿已经8岁了,简洁的两个女儿也已经6岁了,算一算,我们已经认识了12年了。人生有多少个12年啊,我们何其有幸,彼此成为12年的朋友,但却没想到,原来12年的友谊也可以痛彻心扉。

  那一天,一顿热热闹闹的聚餐,却成为最后的晚餐。

  我和丈夫约简洁一家四口在饭店吃饭,两年多没聚在一起了,内心中有说不出的激动,席间,我又看到了那张含笑的面容,只是那笑容中,多了一丝疏离,一丝职业风范,我黯然地想,简洁,我最终还是没有守护住那净化心灵的纯真吗?

  是的,我没有守护住,永远地失去了。

  饭局过后的第二天,小严打来电话说:“夏姐,她走了......”沙哑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丝落寞与无奈,还有深深的痛。谁?谁走了?我不敢想,癫痫最好的医院拿着手机的手在不住地颤抖,却还是喃喃地问出:“谁走了......”“简洁,他去年认识了北京的一个男的,今天去了,她说,她要......”啪嗒,他还没说完,我的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是一场梦吗?“嘀嘀嘀......”我手忙脚乱地捡起手机,匆忙打给简洁,却怎么也打不通。只有那嘲讽的短信依旧在那里:夏姐,对不起。再见。

  是啊,再见了,永远的再见了,我曾经最好的姐妹,我记忆深处那个最纯洁可爱的女孩,再见了。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朦胧之中,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女孩,那张灿烂而纯洁的脸庞......

  6、情殇

  多少个夏季过去了,我却依旧无法从那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殇中恢复,我始终不愿相信,也无法相信,曾经那个至纯至真的女孩怎么会变成这样?

  爱情?什么是爱情?真的是为了爱情吗?那么、,她将这些置于何地?她将那两个无辜而年幼的女儿置于何地?我知道,当两个女孩长大后,她们的纯真早已不在,早已葬送在对妈妈无尽的恨意中,但我却不愿意这样。为什么人生总有这么多的事与愿违?

  我真的不懂,一个洁白得像白绢一般的女孩怎么会被污染成这样?我没有资格去怨恨社会,因为我也生活在其中。我想社会本来也是白的吧,只是白色太过于纯洁,太纯粹,让那些身处黑暗的人无处遁形,所以,他们染黑了它。

  是啊,白是世间最美好的颜色,却也是最容易被污染的。因为它美好得让人妒忌,美好得令人心碎。只是世间还有多少的白能够被污染?当所有人都生活在黑中时,维纳斯女神会哭泣吗?会吧,那时,这世间再也没有她值得守候的了。

  原来,夏日也并不只有美好,那些迷茫的美好终成情殇。

  夏日的情殇,

  你还会继续吗?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