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良人出 >正文

西湖的雨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是第几次来西湖了,莫离自己也记不清了。只要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便会来这散散心。在不久前,他跟交往了半年的女朋友分手了,这段感情是在两人的厌腻中自然而然地消亡。因此不算是失恋,只是走到了尽头。但他多少还是有点伤心的。

  天色阴沉,远方的山峦迷上了一层薄雾,山顶上的雷峰塔显得不真切。风歇了,眼前平静的西湖装载了他的寂寞,扎根在湖里的荷花张开巨大的叶片,一颗硕大的露珠压着叶尖,一上一下,摇摇欲坠。湖边的杨柳纹丝不动,细软的柳枝有气无力地垂着。即使是这样看似平淡的西湖,在莫离的眼中,依然是美丽的。这可能就是西湖的魅力。他光是望着湖面,便觉心旷神怡,不禁想起苏轼的诗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人需要一个慰籍,西湖对于莫离,就是如此。他绕着湖圈悠闲地散步,走过花港、断桥、苏堤••••••忽然,一滴雨水落在他的头发身上,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雨滴打在他身上。他赶紧跑到最近的亭子下避雨。亭子里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和一圈的木椅,四周是一棵棵高耸的细根树木,枝叶错落地交织在一起,郁郁葱葱。

  雨天的西湖更美了,朦胧得像是披上了一层薄纱,氤氲的水汽弥漫在空气中,似真似幻,宛如一处仙境。莫离坐在凳子上,手支着头,听着雨打湖面的声音,似是贝多芬在弹欢乐颂。他痴了,忘记了自己郁闷的理由,忧愁的情绪仿佛被这场雨冲刷得一干二净。此刻虽然是雨天,他的心情却是晴朗的。他闭上眼睛,想象有一艘乌篷船在湖面上悠悠地行驶着,自己卧船听雨眠,该是诗意和惬意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合时宜地闯进了他的梦境里。他睁开眼,只见前面站着一位被淋湿的女人背对着她,头发从一根根变成了一簇簇。她身着红色的连衣裙,跟烟笼雾薄的景色看似不搭,但却像是一副着色不深的画上添了一点浓红,有画龙点睛的意味,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她的肩膀微颤,喘着气,手里拿着浅黑色的挎包。

  女人转过身来,见莫离醒了,对他礼貌性地笑了笑,然颞叶癫痫的危害有哪些后坐在木椅上。她拿着手机,按着开按键,屏幕一亮一暗,神色有点焦躁,眉头微皱。过了一会儿,她索性把手机放进包里,不再拿出来,只是静静望着眼前的景色,眉头渐渐舒展开了。她有一张长长的小凸脸,头发都往后束成了一条马尾辫,露出了滑亮的额头。眉毛精细的修过,淡而弯。单眼皮。眼睛虽不大,但在这张偏小上脸上还是显得大的。鼻尖向下。涂过口红的嘴唇此刻正撅着。她的脸型不是很美。她的皮肤却是白皙,所谓一白遮百丑,所以她总体看上去还是漂亮的。

  这场雨不知还会下多久,可能马上要停了,可能要下一个下午。莫离没有带伞,女人也没有带伞,他们被困在这里寸步难行。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互相没有说一句话。如果莫离先开口找她聊天,毫不疑问会被认为是搭讪。她也不可能会无端主动地找一个陌生的男人聊天。幸亏雨声足够大,大到能淹没他们之间的沉默,不会让彼此觉得尴尬。

  莫离无论坐多久都不会烦闷的。女人便不同了,她虽不闷,但明显不耐烦了,要找点事情做做,因为雨湖在她眼中只是一个普通的景色,看得久了,会腻。她站起身,走到莫离对面的石凳旁坐了下来。她没有看莫离,而是自顾自地拿出了一张纸巾摆到桌上,然后用挎包压住,拉开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了一袋瓜子。她撕开口子,抓了一把瓜子递给莫离。

  莫离全程看着她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伸手接过了瓜子,说:“谢谢。”

  真是一个聪明的举动。女人既保持了自己的矜持,又让莫离先开口说话,不会让人觉得是搭讪。尴尬的环境已经被打破了。他们虽在嗑瓜子,实则在心里酝酿适宜的开场白。如果在瓜子吃完后,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便会陷入之前的沉默局面中。这是他们肯定不愿见到的。

  “哎。难得来了一次,还没逛多久,就碰上了这场大雨。”女人先挑话说了,口气听来很是遗憾。

  莫离说:“雨天也是很美的。”

  “如果带了伞就好了。这附近又没伞卖,可惜了。”

  “天有武汉治癫痫病选哪个医院不测风云,我来的时候也以为是不会下雨的。今天如果不尽兴,明天再来。”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突然都不说话了,无言地嗑着瓜子••••••

  这次轮到莫离率先打破这沉默了:“西湖至少要来四次,才能算是真正地观赏过。”

  “啊——”女人惊讶地说:“为什么?”

  “因为晴湖、雨湖、夜湖和雪湖,都是不同样子的。晚上的西湖,会有五光十色的音乐喷泉。最美的就是雪湖了,白茫茫的一片,像是月色洒落了人间,美不胜收。有机会啊,去走走断桥残雪,才觉来一趟不亏。”

  莫离一本正经地讲起西湖,好似一个说书先生。女人睁大眼睛听着,嗑瓜子的动作停了下来,不愿发出声音打扰他,直到他停下了,说:“听你这么一说,今年冬天我是必来不可了。”

  “你是住哪的?”莫离问道。

  “温州。你呢?”

  “杭州本地的。”

  “真羡慕你啊,随时都可以来这。”

  莫离笑道:“你也随时可以来这啊。只要坐三个小时的动车,不远的。”

  “今年冬天如果杭州下雪了,我就来。”

  “来了记得找我。”

  莫离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是客套话,还是真心话。他偷偷地观察女人的神色,等着她的回答。

  女人很干脆地回道:“好啊。”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多不少。莫离有点失望,他觉得她是在友好地敷衍自己。他想掐灭自己心中正在暗生的情愫,但这是不可能的。他跟她不过是萍水相逢,自己却动了心。他的目是来西湖散心解闷的,可唯独这一次,好像让自己的心情闷上加闷了。

  他们没有继续往下聊,但都不约而同地放慢了嗑瓜子的速度。一包本来鼓鼓的袋子,瘪去一半多。丢了一回瓜子壳,第二张纸巾上的瓜子壳再次叠成小山般高。雨治疗癫痫病的有效药么势没有好转,比之前更大了。有时真觉奇怪,雨这么大,下这么久,湖面怎么不见涨呢。这座亭子没有人来过,但有人路过,以为是一对情侣在约会,便自觉地走了。可惜不是。

  女人说:“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下吗?我的手机没电了。”

  “可以。”莫离将自己手机递给了她。

  “我打个电话?”女人向他征求同意。

  莫离点点头:“没事。你打吧。”

  电话的另一边很快接通了,立马对女人说了一堆莫离听不清的话。待那边静下来后,女人才说:“我手机没电了,现在是用从别人那借来的手机••••••雨停了我就回去••••••不用来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但回去的路还记得••••••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好了好了,知道了••••••就这样,挂了••••••”

  莫离这才知道女人最初来这亭子时,是因为手机没电才显得不悦。

  女人把手机还给他,说:“刚刚是我爸妈。他们很担心我,打不通我的电话会很焦急,所以打个电话回去报下平安。”

  “应该的。”

  “我们加个微信吧?”

  莫离感到猝不及防,差点把瓜子肉和瓜子壳一起吐了出来,只管点头:“好。”他的心情可谓是一波三折,先是忧愁散,后是情丝起,最后喜复来!

  女人报了一串数字,这是她的微信号,也是她的手机号。

  莫离先记在通讯录里,然后再复制到微信的搜索栏里,搜出来一个用户。他给女人看了看,说:“这是你吧?”

  女人回道:“是我,我回去再加你,现在手机没电。”

  “好。”

  “你晚上出来看夜湖吗?”

  莫离是打算傍晚回去的,不过听到她邀请自己,义不容辞地答应了下来,问道:“你是明天的动车吗?”

  “是的。明天早上治疗癫痫哪里好九点。”

  “你说,这场雨会下多久?”

  莫离楞楞地说:“我希望它一直下着。”

  女人哪能听不懂弦外之音呢?她的脸颊迅速抹上了绯红,白里透红的脸显得更可爱了。她心里窃喜,假装坐久了腿酸痛,要站起来走走,不让他发现自己的异状,不然是会羞死人的!待到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凉下来之后,她才肯坐下。而莫离,明白自己刚才好像说错话了,埋头只顾嗑瓜子,想辩解,又怕抹得更黑,不辩解,又显自己太过轻浮急躁,随随便便对女孩子说些撩拨的话。他真恨不得能收回刚刚说的话。

  他们各自怀着自己的小心思不说话了,气氛再度沉默了下来。他们需要一个来自外面的契机,才能化解这个僵局。瓜子快嗑完了,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嗑完瓜子该说些什么呢?他们又开始打起了腹稿,都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窘迫。

  天上的云层不知何时散开了。他们太过专心地在意自己和对方,竟全然不知雨停了!太阳重新占据了天空,湖面波光粼粼,树的纷杂枝叶将阳光裁成了万缕,落在了不同地方——他们身上、地上、亭子上、桌子上••••••一个个圆形的光斑点缀其间,水滴反射出晶莹的光,跟阳光交相辉映••••••真是日高雨霁眼前亮,美景又一春!

  “你看——”女人兴奋地指着莫离的背后,喊道:“彩虹,有彩虹。”

  莫离立马转过头,只见高高的彩虹悬挂在天空上,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散去。

  “对了——”女人笑道:“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名字。”

  莫离也笑了:“莫离,离开的离。你呢?”

  “陈巧虹,凑巧的巧,彩虹的虹。”

  “你的名字真应景啊。我们偶然相遇,遇见彩虹。”

  “你这么一说,突然觉得是哦!我先回去,咱们晚上见?”

  “不见不散。”

  雨过天晴,不见不散。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