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曰蛮氏 >正文

流年,那一场花事未了

时间2020-10-20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不知觉中,江城的夏季已悄然来临。三十几度的温度,有时总让人感到莫名的烦躁。
  清早,带着仍未睡醒的身躯来到公司,上班前的两分钟,办公室画画的老师突然送过来几朵洁白的栀子花。乍一看,办公室的女子人手几朵。
  怀着惊喜与怜爱的心情接过栀子花,微笑着道了谢。这样的季节,这样洁白的花朵,不艳不俗,幽幽的泛着清香,偶尔嗅了一鼻子,脑子里的凡尘杂念尽消,困意自然也�x那消失殆尽。
  把自己丢进故事里,然后开始孩子般地与森林中的动物交头接耳,说些外人看不懂的小秘密,就这样,一转眼已是午饭时间。
  某个不经易间,栀子花的香味又幽幽地飘过来,然后思绪随着花香飘远。
  那是多年前的夏天,我还是一张稚气未褪的脸,抬起脑袋,看那张慈祥的脸,还有她手里满袋的洁白栀子花。
  那时候,栀子花在村子里很是少见。偶尔的看着同学头发上扎着大朵的雪白栀子花,也会向她投去羡慕的目光。
  然后外婆就千方百计地为我和妹妹寻花。她总是会在来我们家时,顺便带上满满一小袋子的栀子花,然后我和妹妹就兴奋地找大盆子接满水,把花全放里面。因为这样可以保存的更久。
  因为栀子花,外婆那边的邻里似乎都知道她有两个河南省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爱花的外孙女。总是在栀子花开得烂漫时,叫外婆去摘。
  栀子花,连同着我对表姐的爱恋。表姐大我五六岁,记得那时候自己像个小跟屁虫,总爱黏着她。她会带我去她同学家,那里有一株很大的栀子花树,开着满树的洁白的花朵。我会贪恋着那一树花,手里已经拿不下了还是不肯走。
  然后在记忆里,栀子花就这样悄然走进我心底,沉淀了我整个夏季的烦躁与不安。
  记忆里,还有一种花,染红了年华,从炎炎的夏,到秋末霜打。那是一株长得像草的花,有着卵形的绿叶,会开出白色、血红色、粉红色、紫色等颜色的花朵。家乡俗称:“指甲花”。因为它的花朵,总是能轻易地将指甲染红,还泛着淡淡清香。
  所有颜色的指甲花中,我最爱的是白色,因为它染在指甲上是一种淡淡的偏黄的红色。不像红色、紫色花朵那样,染出的是红得发黑的指甲,十分诡异可怕,像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郎。
  那时候我最崇敬最迷恋最爱的女孩是表姐,她总是会在指甲花萌芽的季节,带我去她同学家,然后弄下几十株指甲花幼苗。一指长的幼苗,有着红色茎的开得是红色的花朵,有着透明绿色茎的开得的是白色花朵。那时候我总是爱花如命。像得了宝贝一样飞快地回家,挖个小坑,浇了水种下,然后一天天盼它长大,望着它开花原发性癫痫能治疗好吗?,再小心翼翼地摘下花朵,搁手掌揉了揉,敷在透明的指甲上。
  不过,通常都是指甲红了,手掌心和指甲旁边的肉也红了,那模样,活脱脱的小丑。只是那时候的我们,依然会乐不思蜀。甚至为了把指甲染得更红,还特意用刀片把指甲磨得粗糙,再用蒜汁擦在指甲上,最后用绿色的小麻叶包裹好,再用麻叶茎做绳子扎好,闭上眼睛开始盼着天亮,只为了看指甲花在手指甲上晕开的红晕。
  用指甲花染手指甲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了我上大学。已经二十岁了,却仍像个小女孩一样,痴痴地恋着那些花朵。大一军训的时候,教官看到我的手指甲,问我是擦了指甲油还是生病了。我苦笑无言以对,最后说是一种花的汁液染成的。教官不解,但是仍要求我洗掉。我更加无语,因为若是能轻易洗掉,它也不会一直留到指甲长长才会随着剪掉的指甲消失了。
  的确,指甲花是一种很痴心的花朵。一旦它在你的手指甲上晕出红晕,那似乎就是永久,直到你的手指甲长长被你剪掉,那红色才会随着剪掉了的指甲而消失。它就是这样的花朵,一旦决定依附你,那便是生死追随,不离不弃。
  离开家后很少见到指甲花的影子,大二时,与好友一起去江汉路那边,顺便去了她妈妈家。晚饭后一起去江滩散步,走到武汉港却意外发现满坛尽是开得正烂漫男性癫痫病在哪里治疗好的指甲花,那一刻不顾任何道德议论,靠近了就摘。不过只是摘了一朵,染红了小拇指的那片指甲。
  大学的暑假回家,发现后院的那片园子里,一株高大的指甲花鹤立鸡群般在菜园子里那么显眼。无法掩饰住内心的喜悦,兴奋的跳进去又是摘花,又是拍照发说说。等到晚上依旧用花染着指甲。
  第二天,再去看此花,却意外地发现它已被连根拔起,那一刻差点委屈的哭了出来。愤怒地问妈妈,妈妈说是老爸拔的。然后从来很乖的我,冲着老爸就是一句:“贱”。记得当时老爸很尴尬地呆在那里,而我,转过身提起那株指甲花眼泪就流下。
  一直不明白当时老爸为什么会那么做,但是却清楚的记得看到花被拔时自己满心的委屈,为花骂老爸,为花落泪……只是满腹的委屈,它不过是一株安静的花,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孤独地生长,为什么要在它笑得正灿烂时将它连根拔起……
  骂完老爸,我提着花,拿着铁锨又固执地挖坑把它给种下。也许是因为它怜悯我的疼爱,又或者其它,总之第二天一大早,我再看它时,它已渐渐恢复了生机,只是再没先前的嫩绿,整株都有些泛黄,像是生了病的孩子。
  幼年时为了指甲花,从没少过和爸妈争论。有一年,指甲花发了一地,老妈嫌太多,妨碍了菜生长。于是,她偷偷的拔,我和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能治疗好呢妹妹则偷偷地拾她拔掉的,然后再偷偷找地方载下。
  而和爸妈总是百般阻止我养指甲花截然不同的是,外公外婆总是会想尽各种办法给我和妹妹找花。外公会专门骑了三轮车到我们家,还未进门就会大叫:“金豆(妹妹的小名),快出来看我给你带指甲花来了。”
  然后我和妹妹就争相出来,拿着指甲花的幼苗就去找地方挖坑种。
  小小的年纪,我记得那一次我们做了偷花贼。那时候和妹妹一起在外婆家,外公从隔壁一家老爷爷那儿,给我们摘了很多指甲花回来,结果我们不知足,趁着外公午睡,偷偷溜去人家的园子里偷指甲花。
  记得当时一起去的还有外婆邻家的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我们偷花自然是被发现了,被老爷爷逮了正着。六七岁的我们,吓得呆着不敢动。现在想想觉得真好笑,当时的老爷爷根本就知道我们是谁,他只是故意吓吓我们而已。
  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我幼年的花事,就这样被一株小小的指甲花给染亮。流年里,有外公外婆对我的宠爱,还有我对表姐堂姐们深深的依恋,以及我和老爸老妈为花而战的往事儿,埋在我脑海深处,像一坛子酒,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醇。
  即使过了很久很久,到以后的以后,这薄弱的流年里,总有那么一场花事,未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烟花三月
  • 下一篇:关于人生的梦想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