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良人出 >正文

是谁揉碎了情怀(17-18)

时间2020-10-20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7.登门媒说
  
  夫妇俩来到秦家宫邸,秦书鸿正在二楼洗漱间修面。
  佣人通报:
  “主人,来客人了!”
  “回他,就说我很忙,今天不见客!”
  秦书鸿没问来者是谁,立马急口回绝。
  佣人下得楼来,彰显着礼貌:
  “秦总说他很忙,请回吧!”
  “烦你再去说一声,问他,是战友见不见?”
  对秦书鸿此时的傲慢,他似乎有点儿不满。
  佣人再次上得楼来,在主人面前耳语道:
  “----”
  “那就安顿他们在会客厅吧,就说我一会就到!”
  长尾镜闪着玻光,秦书鸿将全身照了又照,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穿了西装,系好领带,革履堂皇般下得楼来,信步走进宽敞的会客厅,他抬眼望了过去:
  “哟,哟,哟,这不是老陆吗?哈,怠慢,怠慢!见谅,见谅!包涵,包涵!”
  “我说老秦啊,你我战友之间,今日得见,又何必这等客套啊?”
  老陆迎了上去,满脸是笑,笑得有些不自然,紧握住秦书鸿那双发胖的手,寒暄一阵。
  “咦,你看,忘了忘了,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内人。淑芳,这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富豪战友啊!”
  淑芳面带微笑,乖乖的静立一旁,直朝秦书鸿薇薇施礼,那一举一动,却显得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多么的精明能干。
  “嗬,幸会,幸会,这就有礼了,有礼了!嫂夫人,快,请坐,请坐!”
  “嗯,施咽,上茶!”
  佣人快速承上,退出。
  显赫的秦书鸿,款款大方,笑容可掬,亦不失绅士礼数。
  三人即刻落座,接着各自便静中品茶。
  秦书鸿清了清嗓子,启齿道:
  “哈哈,老战友,我看嘛,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哦,说吧,有何吩咐?”
  老陆眨动着双眼,瞟了一眼左边的夫人,显得有些拘谨,连忙说:
  “见笑,见笑!岂敢,岂敢!”
  淑芳趁机接过话茬:
  “哟,我说秦总啊,这下可目睹了你家豪宅啦,你还在百忙之中抽空接见我们,我们可深感荣幸哦。不满你说,有事才到你府里来嘛。”
  “噢,说吧,说吧,嫂夫人怎来客气了,只要是我老秦能办得到的,我会尽力而为的!”
  秦书鸿一边说话,一边递给老陆一支最名贵的黄鹤楼香烟,显得万般的直率爽快。
  “哈,说来这事吧,也不算啥事的,我想你秦总是定可帮得到的哟,只是,只是你和你家少爷肯否?”
  “喔,不必含糊,请讲!请讲!”
  秦书鸿摊开一只手臂,又狠狠吸了一口香烟,滑稽地吐向空中,一道细细的青烟慢慢升起,盘旋着不停地打着圈儿。
  “秦总啊,我可不瞒你说了,你是知道的,我家呢,有个宝贝女儿,书名叫陆瑶遥,人嘛,也算端庄秀美哦,23岁啦,只是不曾婚配。我和老陆也知道,你家有个少爷,芳龄似乎也是河南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好二十几来着,可不知少爷婚配否?”
  淑芳吓了两口茶,润了喉咙,话语连珠,脸上泛起红晕,毫无隐涩和遮掩。
  “哈哈,原来你们是为我儿媒说啊!”
  只见秦书鸿满脸堆笑,显得很闹乐。他也是知道的,老战友老陆呢,为人憨厚,不善言语,虽然两家相比,不算什么门当户对,但也知根知底,家境呢也算不差,如果攀亲家,也不失体。想到这里,秦书鸿即道:
  “我儿秦晓竹,涨我之势,24啦,就是有点骄横,只怕,只怕你家遥儿不依?见笑,见笑!”
  “呵,哪里话,现在的孩子嘛,好多都是啃老族呀、富二代什么的,哪个不显公主少爷脾气啊,走到一起了,臭味相同不就连体了,和谐了,哪还要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杞人忧天啊!你说是不?”
  秦书鸿默然,不语。
  “哈哈,秦总,这么一说,你是不是同意了呀?”
  淑芳说着说着,急忙从衣袋里掏出女儿的照片,递了过去。
  秦书鸿接了过来,细细端详一番:
  “啧,小女不赖呀,好!好!好!成啦!成啦!”
  站起身,他不由自主的竖起了大指拇。
  正在这时,秦晓竹哼着《痴心爱人》溜进了会客厅,一把抢过爸爸手里的相片,一瞧,他目瞪口呆,放大了瞳孔……
  
  18.密谋相亲
  
  秦晓竹眼睛一亮,看见照片上的陆瑶遥如此的绝顶美丽,武汉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一见钟情,满心欢喜。不过,他似乎曾经在哪儿见到过她,努力在记忆中搜寻着,可一时却想不起来。
  “竹儿,快,过来,来来来,见过爸爸的老战友,快叫陆叔,芳姨!”
  秦书鸿起身,拉过秦晓竹的手,明示道。
  “陆叔,芳姨好!”
  叫闭,便独自走到一旁。
  看到秦家少爷这般相貌堂堂,如此的嘴甜,老陆和淑芳心里着实高兴,真真感觉到不枉自走了这么一遭。
  “唉!上天,要是能娶之为妻,该多好啊!”
  秦晓竹在一旁低头默默地看着照片,出神般的自语道。
  没想到秦晓竹那句情不自禁的情话,却令他们三人六目相对,大吃一惊。不过,他们心中却有底了。
  “哈哈,老战友,我看事情就这样吧,待会我会找他单独谈,如若这事他应允,就今下午,让他去你家走一走,看一看,何如?”
  秦书鸿发胖的身体站将起来,高大魁伟,春风满面。
  “好!行!就这样!我们一定在家侯着!”
  淑芳起身,婀娜着身姿,抢先接话,老陆站在一旁,只是不停的点头。
  道别出门,老陆和淑芳甚是宽心,预感告诉他们——后顾之忧解矣!
  一路上,老陆不时地称赞老婆:能干,精明,能说会道,竟然说动了一个赫赫有名而高傲的富豪强人,看来有望为亲,也算为女儿寻得了一户上等人家,他们在各自的思绪里猜想着——女儿定会高兴,满意的!
  话说秦书鸿,即刻会见秦晓竹:
  “怎么样?这女子合味吗?”
 儿童癫痫病究竟要怎么治疗 秦书鸿指了指照片,充斥着一股爱慕儿子的眼神。
  “爸!绝美了!可她是谁家的美女啊?”
  “真笨!就没看出来?”
  秦晓竹摇了摇柔发飘飘的头:“没有!”
  “她叫,哦,她叫陆瑶遥,就是那个陆叔、芳姨的公主啊!嗯,喜欢吗?他们可是主动上门为你媒说的。”
  “哈哈,媒说?真好笑,哪有父母为自己女儿媒说的?”
  “嗨,胡说!他们可是你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哦。”
  “哈,看来爸爸你已经替儿做主了?”
  “爸倒是没啥,不过,关键可在你的!”
  “哦,喜欢啊,真的,甚是喜欢!那何时拜堂成亲呢?”
  “傻小子,爸爸教你一招:照片当然要看,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看真体!懂吗?”
  秦晓竹不再笑了,沉思着使劲地点头,额头上飘逸着丝丝流海。
  “还有,记住:大人已说好,今天下午,你就去她家相亲,要考察实在一点,知道不?傻旦!”
  秦书鸿惜子,轻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头,满意地笑了。
  秦晓竹也“咯,咯,咯”地笑将起来。
  满屋,尽显父子俩的笑声,爽朗着,爽朗着……
  吃过午餐,爱午睡的秦家少爷——秦晓竹,今日却不恋床,独自在房里精心装扮一番。
  2点,他披了风衣,戴上墨镜,驾车前往陆家。
  华丽的奔驰轿车,风驰电速,迎风飘送出欢快的舞曲,相亲的路程,离他越来越近……
  
  待续……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青山依旧在
  • 下一篇:月历牌上有学问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