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曰蛮氏 >正文

长心里的那棵树(二)《西南作家文学》杂志投稿

时间2020-10-20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二)神圣的使命,的。
  “杨参谋,形势已经很危急了,你去左翼,告诉一团,一定要让他们顶住。”鲜子威旅长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对身边的已化名杨进的沈洋说道。炮弹不时在周围爆炸着。扬起阵阵尘土,炮弹的声音把旅长的声音盖的很小。
  “是旅长。”杨进的话音未落一颗炮弹呼啸而至在旅长身边爆炸了,旅长顿时倒在血泊里,杨参谋爬了起来,头一个反应就是和警卫员一起上前看看鲜旅长怎么样了:
  “旅长旅长”鲜子威紧闭双眼毫无反应。
  “旅长不行了哪?”警卫员慌了起来。
  “住口,旅长不会有事的,一会就醒过来的,现在谁要是向外说半个字,动摇了军心,军法从事!”杨进厉声喝斥到。
  “是长官”警卫员哆嗦着说。”
  “报告,我们前面的队伍挺不住,撤下来了。”一个士兵气喘吁吁的跑着过来说。
  杨进站了起来,一看果然前面的约有四十个人正在向后面跑,后面有十几个日本人在紧紧的追赶,日本人的钢盔在太下发着寒光。
  杨进脑子急速的转动着,此刻,后撤那就无异于自杀,鲜旅一定会被日本斩尽杀绝的,事到如今只有破釜沉舟一战,后撤的队伍里一个当官的拿着手枪跑在最前面,眼看就要跑到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了,事不宜迟,杨进拔出手枪,扣了下扳机,对警卫员说句“看好旅长”,又对一个参谋说“叫上所有能动的弟兄拿起枪,不能动的就在原地放枪要不间断的放枪,给日本人造成进入我们包围的错觉。兄弟们跟我上!”
  说罢杨进跃身而起,带着几个人迎着后退的士兵对直冲了上去,他一跑到那个当官的面前挥舞着手湖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排名枪:
  “站住,都给我回去!”
  那个带头向后跑的好像丢了魂似的,仍旧机械的跑着,后面跟了一大群失魂落魄、丢盔卸甲的士兵。
  杨进见自己的命令没有起到作用,他毫不犹豫的拿起手枪对着那个胆小鬼就是两枪,带头后跑的踉跄了两步倒下了,后面跟着跑的士兵一下子愣住了,一时不知所措,站在那发呆。
  “再有胆敢后退者,军法从事!弟兄们我们的大部队已经到了,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两军交锋勇者胜,给我上。”说罢杨进从地上拾起一支德制冲锋枪,带着冲了上去,国军的阵地同时响起一阵枪声,士兵见状一振也喊着跟着冲了上去,这一仗居然在不利的情况下打胜了。
  杨进受了伤,住进了医院。和鲜旅长的病床挨着,这也是旅长要求的,眼下俩人都已快康复,没事就在一起说话谈心,情同父子。
  “小杨啊,如果这次不是你临危不乱,恐怕我的这条老命就交给日本人了。”旅长没事总是这么说。
  “旅长您怎么这么客气,为党国效力是军人义不容辞的。”杨进说。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这次可是出了大名了,军部里的人都说你有周世宗遗风,出院后我一定上报国防部给你嘉奖”。
  一个娇小靓丽的小手里拿着一捧鲜花,像只小猫步履轻盈走进了病房,轻喊了一声:“爸”。把鲜花放在鲜子威的床上。就径直来到杨进的床边坐下了,她随手拿起放在杨进被子上的一本书:
  “《战争论》克劳塞维茨。这个克劳塞维茨是什么人?”
  “是德军的参谋长,戎马。”杨进说。
  “那他还有写书呀?”小姑娘奇怪的问。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是什么“他只是在战争中做了一些笔记,这书是他死后他整理后出版的。”杨进说。
  “那你也做笔记,以后我帮你整理,出版了也属上我的名字:鲜珂。”
  “珂儿,你又胡来了,你没打过仗出了书签上你的名字不是让人笑话吗”鲜子威笑着说。
  “爸,那有什么,我听说清朝末年有个人一句外语不会,还翻译了好几个本外国书呢。”鲜珂对她爸撒娇道。
  “那只要人家杨参谋同意就行,不过稿费可不能有你的。”鲜子威说。
  “行,杨哥,你同意么?”鲜珂问杨进。
  “我举双手赞成。”杨进说。
  “那好,咱们一言为定。”说罢鲜珂伸出一只手,杨进也只得伸出一只手,俩人把手击在了一块,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
  “我这个闺女呀,来到病房不看她爹,却和我的参谋聊的火热。”鲜子威发笑着说。
  “爸,你不同意么?”鲜珂转过头来顽皮的看着自己的。
  “我能不同意么。”鲜子威笑了起来,杨进和鲜珂也笑了起来。
  “你们一天天见好我就放心了。,我要上课去了”鲜珂说罢冲屋子里的俩个人一摆手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这个疯丫头。”鲜子威看着自己闺女的说。“哎,杨进,你怎么还不成个家,有对象没有。”
  “报告旅长,没有。”杨进回答道。
  “哎,你不必这样,这不是在军营里,随便一点。”鲜子威说。
  “是旅长。”杨进回答道。
  “你为什么还不成个家。”
  “旅长汉代霍去病曾有言‘匈奴不灭,何以为家’如今大敌当前,做为军人理当尽忠报国。不把贵阳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有名日寇打跑,绝不考虑此事。”杨进坚决的说。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有你这样的人才真是党国之幸啊。看看现在的这帮人,不思进取,整日里声色犬马,你这番举动更加令我欣慰。”
  “旅长过讲了,杨进只是在尽一个军人的职责而已。”杨进说。
  “不过杨进啊,你也应该想想成家这事了,现如今意大利德国都已经投降,日本人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这事我来安排,到时你一定听我的命令。”
  八年终于胜利了,全国上下到处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陪都更是不例外,几天来到处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喜上加喜的是,鲜子威师长的二十五岁的是九月十二日。上校团长杨进一身戎装的来到鲜家的住所。
  “哎呀,小杨今天你怎么这穿这一身,不是说让你随便一点么!来人给杨团长换身西服…”鲜子威看到他说。
  “师长我……”杨进还没说什么鲜子威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别说了快去,要服从命令,记住今天你也是主角,一定要听话,不要让我失望。”鲜子威诡秘的说。
  杨进无奈只得随鲜家的家人去换衣服,“不是给小姐过生日么?我也成了主角!”杨进这样想着。
  杨进换好衣服出来正好遇上鲜珂打扮的花枝招展朝他走来。
  “鲜小姐生日!”杨进说。
  “杨团长今天真是潇洒呀!”鲜珂上下打量着杨进说。
  “你们俩个真是天成一对,地配一双啊!”鲜子威走过来说。“客人都到了,快随我来吧。“说罢鲜子威领着俩人来到大厅的上方,对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拍手,人群里立刻下来。
  “诸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癫痫科怎么样鲜子威说话了”今天是小女二十五岁的生日,同时也是小女定婚的日子,我请大家来就是让大家做个鉴证。……”
  “你定婚了!和谁?”杨进奇怪的小声问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鲜珂对他顽皮的一挤眼。
  “和小女定婚的男子就是”鲜子威顿了一下,“就是我身边这位有勇有谋的杨进、杨团长。”下面一阵掌声。
  杨进大吃一惊,这事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上前一步“师长我……”
  “我什么你看不上小女?”鲜子威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是,这让我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还考虑什么,你没妻室,小女又没有郎君,你们俩早已是爱慕已久,今天我就点破了这层窗户纸了。”说罢以鲜子威一使眼色,鲜珂大大方方走上来对着杨进的脸腮就轻轻的亲了一口,下面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我爱你,杨进”鲜珂含情脉脉说。
  “贤婿木已成舟,你还愣着干什么?”
  事到如今杨进只得上前对着鲜珂的脸亲了一口,下面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此情此景,杨进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康欣,这么多年自己始终没有她,可如今她在哪里,杨进从心里默默的念着康欣的名字。
  此时的康欣,革命根据地常常不定点的转移,已失去联系多年了……
  神圣的使命,忠贞的,是康欣一生的和归宿。在她难忍的时候,常会想起洋子说的:“花开的之时就是相聚之时。”多苦的,多苦的情牵,都会从眼角露出浓浓的笑意。

[ 责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外面一览便是春
  • 下一篇:爱别离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