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河北省 >正文

[传闻逸事] 公馆魅影

时间2021-10-06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PART1花园闹鬼

  1934年夏天,宁波城出了桩耸人听闻的奇案,案发地点在城防司令曹世清的公馆。

  曹公馆后花园有一口阴森森的古井,据说这口井邪气很重。一年前,曹司令的六姨太苏曼就因为中了邪,在后花园跳井自杀了。苏曼曾是名噪一时的京剧旦角,拿手好戏《窦娥冤》令无数观众为之倾倒。苏曼嫁给曹世清,是迫于他的淫威。曹世清是宁波当地说一不二的土霸王,凡被他看中的女人,只能乖乖顺从。

  就在苏曼死后一周年的祭日,当天深夜,她的鬼魂突然出现了。苏曼身着戏装,在曹公馆后花园时隐时现,悲悲切切地唱着《窦娥冤》。第一个看见这恐怖场景的,是曹世清的七姨太陆晓岚。陆晓岚所住的跨院紧挨着后花园,从她卧室的窗户望出去,能看清花园里的一切。

  打这天起,苏曼的鬼魂经常在花园里出没,凄惨的《窦娥冤》时有所闻,曹公馆里的人个个吓得毛骨悚然。但曹世清却满不在乎,对闹鬼之事根本不信。

  这天晚上,曹世清宿在七姨太房中,打算亲眼瞧瞧闹鬼的情形。

  睡到半夜,陆晓岚将曹世清轻轻推醒。曹世清朝墙上的自鸣钟瞥了一眼,见时针正指向12点。他冷哼一声,光着膀子跳下床,站到了窗前。

  就在自鸣钟“当当”敲响的同时,从花园古井里冒出了一股青烟。

  “苏曼,苏曼的鬼魂来了!”陆晓岚指着窗外,颤声说。

  曹世清吃了一惊,两眼死死盯住青烟腾起的地方。

  不一会儿,青烟渐渐散尽,身着白色戏装的苏曼赫然出现在井台边。她舒展长袖,呜呜咽咽唱起了《窦娥冤》。那些唱词凄婉悲怆,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阴森……

  曹世清只觉头皮阵阵发麻,长满络腮胡的胖脸瞬间变得惨白。

  苏曼唱罢,长袖一甩,周遭顿时又腾起一股青烟。等烟雾散尽,飘飘荡荡的苏曼不见了。

  曹世清看得两眼发直,口里喃喃道:“鬼魂,真的是苏曼的鬼魂。”

  一旁的陆晓岚跟着说:“是的,苏曼的鬼魂经常在花园里游走,似乎要找谁报仇。”

  一听这话,曹世清的额头立刻冒了汗,紧张地说:“明天,我去请些和尚尼姑,好好超度她的亡魂。”

  陆晓岚点头称是。

  第二天一早,曹世清命管家请来两班僧尼,大张旗鼓为苏曼超度亡魂。超度时,曹世清还在苏曼的灵前捻香祷告,态度十分诚恳。

  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苏曼的鬼魂依旧我行我素。曹世清着了慌,当即找来工匠,在花园的古井口安了个厚重的铁盖,用一把大锁牢牢锁住。可这遭仍不奏效,才消停了几天,《窦娥冤》的唱词又在曹公馆响了起来。

  看曹世清急得团团转,管家赶忙献计,让曹司令请道士来公馆捉鬼。曹世清听了连连点头。

  但是,道士们来了一拨又一拨,六姨太的鬼魂非但没捉走,反而越闹越凶了。公馆里的人个个吓得胆战心癫痫检查方法有哪些惊,连白天也不敢去后花园。自此,后花园日渐荒凉,更显得阴森恐怖。

  曹世清虽然生性凶蛮,但对苏曼的鬼魂却十分害怕。因为陆晓岚的住处紧挨着后花园,从此曹世清不再去那儿过夜。最后,他干脆命人把后花园的月亮门锁了起来。

PART.2道士捉鬼

  曹公馆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宁波城传得沸沸扬扬。

  这天,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来到曹公馆,他说自己姓王,能降妖捉鬼。曹世清对此很怀疑,态度十分冷淡。可王道士却拍着胸脯,保证三天后一定把鬼捉住,否则甘愿受罚。曹世清见王道士说得这么硬,就安排他住了下来。

  转眼过了三日。这天晚上,曹世清打开月亮门,陪着王道士悄悄进了后花园。

  来到古井边,曹世清指着井口说:“苏曼的鬼魂,就是从这儿钻出来的。”

  王道士走上前,用手电把井口的铁盖照了照,又仔细检查了那把大铁锁,然后问:“曹司令,这把锁经常被打开吗?”

  曹世清摇摇头,说:“不是的,自从铁盖安好后,这把锁再也没开过。”

  王道士又问:“那么,锁钥匙一共有几把?”

  曹世清说:“钥匙只有一把,我天天带在身边。”

  一听这话,王道士立刻皱起了眉头。他让曹世清打开井盖,然后举着手电,向井里仔细查看。看完之后,王道士猫着腰,在井台周围进行地毯式搜索。搜来搜去,终于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串清晰的脚印。

  王道士盯着脚印,问:“曹司令,这后花园封闭多久了?”

  曹世清说:“快七个月了。”

  王道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打着手电,沿脚印向前细细搜索,曹世清紧紧跟随。最后,他们来到一堵院墙下,那串脚印突然不见了。王道士用手电照了照墙头,然后问院子里住着谁,曹世清说是七姨太。

  这下,王道士的眉头顿时舒展了,他对曹世清说:“在花园夜半唱戏的,既不是妖也不是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不,这绝不可能!”曹世清连连摇头,“我是亲眼看着苏曼入殓的,除非她能死而复生。”

  王道士笑着说:“苏曼当然不会死而复生,因为唱戏的是个青年男子。”

  “青,青年男子?!”曹世清听得目瞪口呆。

  王道士点点头,道出了自己的分析:

  据曹世清讲,井盖上的铁锁从来没开过,可长时间风吹雨打,那锁孔却没生锈,这说明,事实上井盖经常被人打开。另外,在井壁上,王道士发现了一个经过伪装的暗道口,上面有架设软梯时留下的刮痕。后花园封闭了半年多,可草丛中的脚印却是新的……以上几点表明,有人通过暗道,从公馆外偷偷潜入了花园。就脚印的大小和深浅来看,那显然是男子留下的,此人作案手法相当灵活,应该还很年轻……

  王道士一边说,一边把各个疑点指给曹世清看。曹世清瞪着一双蛤蟆眼,不住点头。
<大脑异常放电的原因是什么br>   听到最后,曹世清挠着头皮问:“那家伙装神弄鬼闹了大半年,可公馆里的财物却分毫不少,这如何解释呢?”

  王道士微微一笑,说:“此人潜入曹公馆,并不是为了偷窃。”

  “那,那是为了什么?”曹世清大感意外。

  王道士略显犹豫,迟疑着说:“若贫道讲得不中听,还请曹司令多多包涵。”

  曹世清忙接口道:“不妨,不妨,道长有话只管说!”

  王道士这才指了指七姨太的住所,压低声音说:“从墙头的痕迹上看,那男子曾多次翻墙进入卧室,如果贫道没猜错,花园闹鬼事件,恐怕跟七姨太有些瓜葛……”

  听着听着,曹世清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见此情形,王道士又补了一句:“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如果曹司令不相信,可以当场验证……”

  说到这儿,王道士凑近曹世清,悄悄耳语了一番。曹世清频频点头,两眼凶光毕露。

  第二天,曹世清谎称要去南京开会,坐车离开了公馆。等到天黑,他又悄悄回家,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了后花园。

  花园里一片死寂,曹世清躲在一株大树后,密切监视井台上的动静。

  午夜时分,井口升起了一股浓烟。和上次一样,当烟雾散尽时,身穿白色戏服的苏曼出现在了井台边。所不同的是,这回她没有唱《窦娥冤》。

  苏曼就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借着皎洁的月光,曹世清看得真真切切。王老道会不会弄错了,也许那真是苏曼冤死的鬼魂?想到这儿,曹世清的背上不由沁出了一片冷汗。

  这时,井台上的苏曼朝四下里望了望,然后撩起裙摆,弯着腰一溜烟向七姨太的跨院奔去。那动作、那速度,分明是个矫健的小伙子……曹世清看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醒悟过来。他赶紧回头,紧盯着陆晓岚的卧室,只见一团白影熟练地翻过墙头,轻轻一跃跳进了半敞的窗户……

  曹世清气得牙关紧咬,口里恨恨地骂道:“奸夫淫妇,等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说罢,曹世清蹑手蹑脚走到井台边,顺着挂在井口的软梯一级级往下爬。爬到梯子尽头,他在井壁上摸到了那条暗道的洞口。曹世清一抬腿,闪身钻进了暗道。在暗道里,曹司令掏出手枪,狞笑着将子弹推上了膛。

  曹世清打算瓮中捉鳖,等那奸夫返回暗道时,冷不防给他一枪,然后再把井盖锁死,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PART.3放鬼还阳

  王道士没猜错,从井里冒出来的,并非苏曼的鬼魂,而是一个身手敏捷的小伙子。

  小伙子叫徐涛,二十刚出头,长得眉清目秀。徐涛和陆晓岚是高中同学,俩人情深意笃。后来,曹世清看中了美丽温柔的陆晓岚,他逼着陆家把女儿嫁给自己,做了七姨太。就这样,一对恩爱的恋人被活生生拆散了,曹公馆戒备森严,徐涛和陆晓岚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这时,徐涛爷爷的一句话,打破了曹公馆那高高的围墙。<武汉癫痫病什么医院好br>
  曹公馆原先是清代某位巡抚的官邸。为了以防不测,建造官邸时,在后花园的井壁上挖了一条通向城隍庙的暗道。这个秘密鲜为人知,连买下巡抚官邸的曹世清都不晓得。徐涛的爷爷当年在巡抚家做总管,知道这个机密,有一次无意中告诉了孙子。徐涛听后灵机一动,决定通过这条暗道进入曹公馆,和心上人经常幽会。于是,他买通曹家婢女阿红,把计划告诉了陆晓岚。

  陆晓岚听了非常兴奋,但兴奋之余又惴惴不安。前不久,六姨太就因为和情人暗中往来东窗事发,被曹世清活活掐死。为了掩人耳目,曹世清把苏曼的尸体悄悄丢到后花园的井里,对外谎称她是投井自杀。那天晚上,陆晓岚躲在窗帘后,看见了这恐怖的一幕。

  陆晓岚既想和情郎幽会,又害怕步苏曼的后尘,几番冥思苦想后,她终于琢磨出一条避险的妙计。陆晓岚决定让徐涛扮演苏曼的鬼魂,以此吓住曹世清和仆人们,使他们不敢接近后花园,这样就便于徐涛通过暗道和自己幽会。打定主意后,陆晓岚让阿红把这个装鬼的计策转告给徐涛,徐涛对此赞不绝口。

  徐涛从小酷爱京剧,尤其喜欢唱花旦,他多次看过苏曼的演出,对苏曼在《窦娥冤》中的唱腔烂熟于心。再加上徐涛长相清秀,扮演苏曼确实能以假乱真。

  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徐涛化装成苏曼的鬼魂,开始在曹家后花园频频亮相。每次出场前,他先放一颗烟雾弹,然后借着浓烟的掩护爬出井口……这一招果然灵验,曹公馆里的人从此再不敢靠近后花园……后来曹世清在井口加了铁盖,陆晓岚又设法偷配了开锁的钥匙……半年过去了,一切都顺顺当当,两人的幽会从没出过差错……

  此时,徐涛翻过跨院围墙,跳进了陆晓岚的卧室。

  陆晓岚早就守候在窗台边,她对徐涛说:“涛哥,我最近右眼皮老是突突跳,咱俩的事会不会露馅啊?”

  徐涛说:“那咱们还是瞅个机会,赶快逃走吧。”

  “哎,谈何容易呀!”陆晓岚泪湿双眸,“我的家人都住在宁波,如果我和你私奔,曹世清绝饶不了他们。”

  一听这话,徐涛的眼眶也湿润了,哽咽着问:“岚妹,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陆晓岚忧伤地说:“走一步算一步,听天由命吧。”

  不知不觉间,远处传来了第一声鸡啼。

  陆晓岚见时候不早,便催促徐涛赶快离开。

  徐涛哀叹道:“我虽是个假鬼,但昼伏夜出东躲西藏,跟真鬼也没什么两样。”

  陆晓岚红着眼圈说:“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咱俩是一对活鬼,我们的爱情是见不得人的鬼恋。”

  沉默了一会儿,徐涛穿好戏服,流着泪和晓岚吻别。然后他轻轻一跃,从窗台跳到了花园里。

  徐涛奔到井台边,发现虚掩的井盖已被人锁死了,而且那锁孔也用异物牢牢塞住,钥匙根本插不进去。这一切都表明,暗道的秘密已经暴露!徐涛吓得魂不附体。曹公馆戒备森严,他无处可逃,只得又潜回陆晓岚卧室,把自己看11个月孩子突然抽搐都有什么原因到的情形说了一遍。

  陆晓岚听得面如土色,着急地问:“涛哥,现在该怎么办?!”

  徐涛绝望地说:“此刻,曹世清肯定正带人朝这儿扑来,我逃不出去了。”

  陆晓岚哭着问:“涛哥,落到这一步,你后不后悔?”

  徐涛坚定地摇了摇头:“跟我心爱的人死在一起,我不后悔!”

  陆晓岚扑进徐涛怀里,两个人紧紧相拥,泪如雨下。

  天渐渐亮了,可抓捕的人迟迟未到,公馆里也没有任何异常。

  接连三天,一切都安然无恙。最后,陆晓岚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将徐涛偷偷弄出了曹公馆。

  徐涛意外捡回一条命,庆幸之余,他和陆晓岚都觉得这事太不可思议。

  然而,更奇怪的事还在后头。

  自打那天出门后,曹世清就再没回来过。曹家人去警备司令部询问,得知根本没有南京开会那档事。时间一天天过去,曹世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从人间蒸发了,警方四处搜寻,终无结果。

  曹公馆里的人都认为,曹世清是被六姨太捉走了,因为打这以后,六姨太的鬼魂再也没有夜半唱戏。

  时光匆匆,转眼又过了一年,曹世清依旧音讯皆无,这下,公馆里的人对他的生还再也不抱希望。仆人们一哄而散,姨太太们也各奔前程。

  七姨太陆晓岚率先逃出牢笼,和情郎徐涛喜结良缘。

  婚礼当天,一位白发老者来向徐、陆二人贺喜。陆晓岚觉得老者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老者说自己叫周文达,两年前曾假扮王道士去曹公馆捉鬼。接着,周文达悄悄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在被迫嫁给曹世清之前,苏曼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名叫周俊,周文达就是周俊的父亲。苏曼成为曹司令的六姨太后,仍和周俊偷偷往来。曹世清发现后,秘密杀害了这对恋人。周文达怀疑曹世清是杀人凶手,但警察局听命于曹世清,所以周文达只能自己去破案。

  听说苏曼的鬼魂频频出现在曹公馆,周文达认为这里头肯定有文章。于是他假扮王道士,进入曹公馆捉鬼,伺机调查儿子和苏曼真正的死因。住在曹家的那几天里,周文达弄清了真相,他悲愤交加,发誓要报仇雪恨。

  那天晚上,在后花园捉鬼时,周文达发现了许多疑点,从而认定那个假扮鬼魂的男子与七姨太有私情。周文达深知曹世清绝不会容忍姨太太红杏出墙,于是就把自己的判断和盘托出,并面授捉奸“良策”,暗中设计除掉这个恶棍。

  当曹世清躲在花园偷偷监视徐涛时,周文达也正潜伏在不远处。看见曹世清恶狠狠地钻入了井中,周文达立刻上前把井盖锁住,并将锁孔堵死。周文达之前就查清了井下密道的另一个出口,接着,他立刻赶往另一个出口,把它彻底封闭了。就这样,作恶多端的曹世清自投罗网,被活埋在了暗道中……

  听完周文达的讲述,徐涛和陆晓岚如梦方醒。他俩并肩向周文达深深鞠躬,感谢老人的救命之恩。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