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柑橘黄 >正文

[海外故事] 不一样的神偷

时间2021-10-06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迈克还没有来,66岁高龄的神偷凯尔特正奇怪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按键接听,原来是迈克打来的,他抱歉地对凯尔特说临时有事来不了。
  
  其实,这次共同行动有很大的偶然性。两天前,凯尔特正在小区院子里打转,忽然看见一个人在邻居家门口转悠,作为神偷的他知道这家伙是在踩点。他气愤不过,跑上去问这家伙为什么要打坏主意。这家伙不理他,还劝他不要多管闲事。凯尔特更气愤了,毫不犹豫地报了自己的名字。这家伙像是吓坏了,惊叫道:“上帝啊,原来你就是绰号‘夜行者’的神偷啊,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凯尔特有几分得意,他想这家伙可能会放弃这次行动。不料,这家伙诚恳地说:“我叫迈克,如果前辈答应,我愿意拜您为师,我们也可以合作。”
  
  凯尔特本来不想在自己家门口偷东西,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哩,可既然被迈克惦记上了,他也绝不能无动于衷,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说到底这家门口的营生怎么能让别人搅和进来呢?凯尔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他感觉这简直是在向他挑战。可转念一想迈克态度诚恳,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所以就颇豪爽地答应一起干。可没想到,事到临头,迈克却……
  
  凯尔特愤愤地挂了电话,又狠狠地骂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靠谱。可是就这么放弃吗?这当然不是凯尔特的性格,到时候被道上的人说成是他一个人癫痫病患者在饮食方面应该需要注意什么呢?干不了,那岂不是大笑话?所以,凯尔特毅然决定一个人干。一大早看见邻居出门了,他还友好地和邻居打了招呼。这样的好机会他可不愿意错过,让那个傻迈克见鬼去吧。于是他悄悄溜到公寓楼后面开始翻窗户。
  
  可是,凯尔特的视力不太好,他模模糊糊地看见屋里居然有人,他感觉特奇怪:自己亲眼看见邻居出去了嘛!难道邻居会变戏法,走到半路又偷偷回来了?
  
  可怜的凯尔特努力大睁着糟糕的眼睛,他发现眼前模模糊糊的人影竟然是他的太太克莉丝。这可真是怪哉!难道是翻进了自己家?上帝啊,他想可能真是自己进错了窗。
  
  凯尔特小心翼翼地退出,又毫不犹豫地翻进了对面的窗户。果然这屋里没人,正如他事先踩点观察到的,邻居家立体声音响、电视等电器一应俱全,盗窃技术纯熟的他轻而易举地把这些东西偷走了。
  
  凯尔特迅速来到黑市,他东张张西望望,发现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子,他小心地问他是否需要这些东西。小伙子点头,然后问多少钱,凯尔特说800美元。
  
  没想到小伙子居然二话不说地答应了,他暗暗高兴,因为这些东西最多值500美元。小伙子真是一个冤大头,凯尔特想现在最应该感谢的还是边克,这一切都是拜迈克所赐啊。
  
  凯尔特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得意洋洋地回家。可就在他刚跨广西癫痫病专家进家门时,克莉丝却告诉他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他们家的东西被人偷了。
  
  凯尔特吃惊得小眼睛珠子弹出,刚才的好心情飞到了九霄云外。怎么今天总发生些奇怪的事情呢?一大早自己出门时都没听说家里被盗的消息啊,何况哪个小偷这么大胆,竟偷到他这个绰号“夜行者”的神偷头上来,真是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了。难道是迈克?对,很有可能,这家伙临阵脱逃打的可能就是这个歪主意。但凯尔特没有证据,顿了顿,他忙问克莉丝什么东西被偷了。
  
  “立体声音响、电视,买的时候2000美元哩!”克莉丝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咆哮道。
  
  嗬!凯尔特更吃惊了。刚才他在邻居家偷的正是立体声音响、电视啊!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和他对着干。他不禁有些气恼,迅速拿起电话报了警。
  
  警方三名调查人员不一会儿来到他们家,经过缜密的调查取证,发现偷凯尔特家立体声音响、电视的正是凯尔特自己。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凯尔特心里的震惊不亚于一场海啸,他想真是癞蛤蟆翻跟头——怪哉!他急得连连用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坚持说一定是警官搞错了,他甚至要求警官一定要还自己一个清白。
  
  警官却以不容质疑的语气说:“不,我们是有科学依据的。不过,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偷儿童癫痫病大发作能治愈吗窃自己的物品不构成犯罪,所以,抱歉,我们得走了。”
  
  凯尔特的脑子好大一阵子没有信号:难道真是迈克搞的鬼?可是凯尔特怎么好意思问他呢?如果和迈克无关,那岂不是自己在宣传自己的丑事?
  
  “凯尔特,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哩,你却直接偷自家的东西,你……你真要把我给气死了!”警官刚出门,克莉丝就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是的,自己连畜牲都不如了!凯尔特像受了满肚子的委屈,逼急了的他只好承认他刚才明明只偷了邻居家的立体声音响和电视。克莉丝嘴巴惊成一个黑洞,连声说快进去看看。
  
  凯尔特夫妇于是找个借口敲开了邻居家的门,可邻居家的立体声音响、电视全好好地摆在家里。克莉丝不由分说地把凯尔特拉回家,恼羞成怒地说:“神偷先生,你这叫什么?叫阴沟里翻船,看你今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克莉丝的话无疑是在凯尔特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他活像一只泄气的皮球,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他把怒气全发在迈克身上,气冲冲地自言自语:“该死的迈克,死后下地狱吧!”
  
  凯尔特不由分说拨打了迈克的电话,可是电话不在服务区。凯尔特的脑子又好大一阵子没有信号,他反复拨打,可迈克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凯尔特怀疑自己掉进了一个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但为什么呢?为钱?还是为面天津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子、地盘什么的呢?凯尔特理不清道不明。但他实在有些无地自容,甚至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要知道,他干这一行三十多年历史,成功作案数百起,经验丰富着哩。这事传出去,同行不笑话他?他们的唾沫星子也许就会把他淹死。
  
  “神偷先生,看来小偷吃的可是年轻饭,你不如改行吧!”克莉丝的话里满含着讥讽,劝他自认倒霉。
  
  改行?凯尔特睁大了眼睛,在心里盘算开来:对于他做小偷,克莉丝不知数落了多少回,今天她的冷嘲热讽更让自己痛心疾首,也许真如她所说他不适合做小偷了,可这么大年纪改行做什么呢?他想这事情得认真考虑考虑。无论怎么说,凯尔特是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可不能坐在家里让太太养活。
  
  就在这时,他们的儿子法拉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了。他看着两个人垂头丧气的样子,连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凯尔特低垂着头不说话,克莉丝把事情的经过说给法拉弟听,法拉弟笑得差点直不起腰来。好半天,他才止住笑,若有所思地说:“爸爸,妈妈说得对,看来你是真不该做这一行了。”
  
  可凯尔特还是放不下,他低着声音对法拉弟说:“儿子,你认识迈克吗?要不你抽空问问他,看到底是不是他搞的鬼?还有,我开始翻进邻居家时,看到一个人很像你的妈妈,难道是迈克伪装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