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孙绍祖 >正文

美致的花样年华

时间2021-10-06 来源:君子怀德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
  
  我来医院上班的第一天,便认识了美致。她站在医院的门口,捧了大束的花儿,蓝的白的紫的,再加上她甜美无比的笑容,宛如一幅恬淡温柔的画,很是引人注意。看我下车,她立刻走过来,细声劝道:姐姐,买束花吧,插在办公室里,一天心情都好呢。我没有理她,径直推车进了医院。但心里却是惊奇,第一天来,她怎么就知道我在这里工作呢?
  
  不忙的时候,我喜欢从窗户欣赏外面的风景。每一次都可以看到这个笑容像花儿一样灿烂的女孩,一次次地拦住行人问是否买花。有时候还很开心地冲着医院的大楼上挥手,似乎遇见了熟识的朋友。我很好奇,转身问同事小雪,这女孩是我们单位的人么?小雪淡淡一笑,道,可能吗?只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叫美致,听说她母亲常年有病,她便在附近租了房子,白天卖花,晚上打扫医院的卫生,有时候还帮忙清洗床单和被罩。大家可怜她,时常买她的花。有时候还给她一些药,顺便告诉她一些可以治她母亲病的偏方。要不是这女孩嘴巴甜,别说在医院里做活,就是在门口卖花也是不可能的事。听说,这美致最会讨好的,就是院长的公子呢。
  
  再看美致,便不觉得她美,不过是20岁的女孩子,便学会花言巧语地奉承人;而且,知道自己的漂亮,对男人来说是种有力的武器,因此倾尽全力地拿出来利用,更是让人瞧不起。
  
  所以那天下班的时候,看到她冲我打招呼,又甜甜地说一声:姐姐,下治疗羊癫风需要多少钱班了带束花回去吧。清香会伴你一路呢。我便没好气地问她:你是这里的侦探么,怎么我第一天来你就知道我是这医院的?!美致依然是轻言细语:是闻尚哥告诉我的哦,他说今天会有一个漂亮姐姐来上班,如果我能认出来,他就会多买我一束花,呵呵,姐姐果然是美呢。我的脸倏地红了。不经意地回头,竟是看见那个叫闻尚的院长公子,正轻扬着下颌,微微笑看着我。
  
  2
  
  第二天再遇见美致,心情突然好到要买她的花。是一枝带着露珠的百合,美致说,闻尚哥最喜欢百合,所以,百合定是一种心地善良的花,因为只有善良的人,才有一颗洁白无瑕的心哦。我喜欢美致这样的解释,不管这花叫什么名字,但如果和闻尚联系起来,那一定是值得我去买来的吧。
  
  就这样和美致熟悉起来。几乎是每天,都会带一两枝花上下班。看它们插在宝蓝色的瓷瓶里,慢慢绽放到最美,便觉得心也跟着舒枝展叶,瓣瓣芬芳。尤其,当年轻的外科医师闻尚经过我的办公室,很夸张地吸一吸鼻子,嘻笑说一句,花和人一样香呢!那一刻的我,更会欢喜,也随之会感谢美致,似乎是她,在上班的第一天,便将爱情的味道,送给了我。
  
  有时候下班晚,看到美致卖完了花,我会骑车载她一程。总是在拐角一个化妆品店旁。她一脸神秘地停下来。我陪她逛过几次,却并不见她要买什么东西。只是在美宝莲唇彩专卖柜前,她的眼睛会出奇的亮。有那么一两次,她小心翼翼地问人家,可湖北治疗癫痫病的正规中医院不可以试用?服务生很抱歉地摇摇头,她的眼睛,也便随之黯淡下去。但在走出门的时候,看到一路延伸下去的糖块一样温暖的灯光,她又立马开心起来,自言自语似的问我一句:我和妈妈的愿望总会一点点实现的,是吗,姐姐?我从来不回答她,我知道美致不需要什么答案,就像花儿会很自然地绽放,那么幸福,也会像此刻的她,正在回她家的路上。
  
  我已经无需买喜欢的花了,每天的清晨,遇到美致。她都会告诉我,花儿已经提前到达办公室等我啦。踩着这花香,我便似乎踩到了一生的温情,而这温情的尽头,便是闻尚。闻尚始终以这样的方式,来接近我,尽管这样若有若无的爱,让我觉得是种煎熬,可是能被爱慢慢熬着,这醇香,才愈发持久吧?
  
  有一天,办公室的小雪漫不经心地扔给我一句,说,知道么,安安,闻尚曾经追求过美致呢。我所受的煎熬,这才一下子变得清晰。原来闻尚一直这样不温不火地送花给我,并不是因为他喜欢这样的方式,而是他的心里,依然装着卑微的美致。而我,怎么就把有心计的美致,给看轻了呢?
  
  3
  
  美致再跑来甜言蜜语地说好话给我,我便不客气,挖苦她说,这样的话,说给你闻尚哥更有用呢,虽然你长得漂亮,可我一个新人,既不能帮你找活做,也不能免费给你妈看病,所以你的美貌和口才,在我这里简直是浪费哦。
  
  美致在听了几次这样的话后,终于不再殷勤地过来找我。我桌济南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比较好上的花,依然是日日新鲜。闻尚偶尔经过,会微笑着看上片刻,而后习惯性地说上一句:安安,为什么不试着将凋谢的花瓣收集起来,让美致给你做一个清香的花瓣枕呢?我总是低头装作很忙碌的样子。不去理会闻尚的建议。
  
  几个月后,美致的母亲病重,急需要输血,而美致的钱,在输了一次血后,就所剩无几。美致跑来求我,说闻尚哥是最有办法的人,求你让闻尚哥救救我妈妈,好吗?我以后会帮医院洗更多的床单,打扫更多楼层的房间,求求你,让医院先救我妈妈……我看着从没有落过泪的美致,心底浮起一丝丝的同情,但还是婉转拒绝了她。我说,美致,我真的无能为力,即便是闻尚。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打破医院的规矩的。况且,你知道,闻尚,其实更喜欢的,是你,为什么你不去求他呢?
  
  美致终于去求了闻尚,闻尚很快地打电话给我,几乎以命令似的语气说:安安,你文笔是院里最好的,尽快写一份倡议书,让全院的同事为美致的妈妈捐款,或者捐献血型相匹配的血,记住,一定要写得打动人心!快要挂掉的时候,他又柔声补加了一句:安安,如果我们这些幸福的人,能给美致一些无私的帮助,就像她曾每日代我送花给你一样,将一份爱转送给你,那么,不管她是不是用了心计,我们彼此都会觉得温暖,是么?
  
  原来那日日给我的柔情之花,是美致送来的。而那份被美致认为门当户对的爱情,也是因为美致,才悄无声息地萌芽,且温存了我和闻尚。而我,怎么就漠视安徽癫痫病治疗正规专业的医院了这样美丽的“心机”?
  
  4
  
  我在制作得素朴又美好的倡议书上,写道:我们的幸福,已是足够;而美致的幸福,正在回家的路上。如果你曾经买过她的花儿,且从这些花的芬芳里,品到过一丝的恬淡,还有温情,那么,分一些给可爱的美致,好么?她和妈妈,需要我们这双拈花的手,需要我们载她们的幸福,快快地回家;就像,美致曾经用怒放的花儿,温暖了我们回家时寂寞的旅程……
  
  这样的一份倡议,贴在美致曾经卖花的门口。募捐箱的旁边,放着满篮的百合,每一个给予美致帮助的人,都会得到一枝。
  
  我在给美致的妈妈输血的时候,美致哭了。美致说,我的血,是妈妈给我的,如今你把自己的血,输给我的妈妈,那么,我们此后就流了相同的血,就是最亲的姐妹。
  
  美致的妈妈,终于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美致开心得像个孩子,送花给每一个病房。整个医院,即刻被淡淡的海棠花香萦绕。我和闻尚收到的,是并蒂的莲花。
  
  美致送妈妈回乡下去休养,她说妈妈的病,慢慢地好了,她可以放心地在城市里,做自己喜欢的事。至于她又要去哪里,利用小小的“心机”寻找幸福,我和闻尚,都不知道。她只留下一个花瓣做成的双人枕,还有一管美宝莲的唇彩,就悄悄地离开了。
  
  我的幸福,已在怀中。那么美致的幸福,也快到家了吧。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机场的拥抱
  • 下一篇:娘这一辈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